演讲词

政制事务局局长出席《青年峰会2004》发言全文


  以下是政制事务局局长林瑞麟今日(十一月十三日)出席香港青年事务委员会主办的《青年峰会2004》发言全文:

(李)碧心、Max、各位朋友:

  我决定要站着回应大家,因为我们在立法会,当议员发言完毕,官员发言时,大家都要站着,要平等对待,为了表示大家的尊重。

  如果大家同意,我想先用英文(向在台下听不懂广东话的青年人)讲几句说话。

  谈谈大家很关心的问题──政制发展。我们有两个方向要考虑。

  第一,我常称它为「宪制选举硬件」,就是如何进一步开放这两个选举制度。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七年、○八年不会实行全面普选,但依然特区政府的同事和我们在过去五个月亦听到许多意见,希望这两个选举制度进一步开放。例如,很多意见告诉我们,选举委员会的委员数目不要停留在八百人,要增加;选民基础不要单单是当前的十六万、二十万,要扩阔。

  第二方面,如果我们继续保留功能组别,不要建基于现时二十万的选民基础,尝试扩阔一点。有人提议公司票、团体票变成个人票。所有上述意见,我们都在考虑中。

  第三方面的是意见关于立法会的议席数目,有人提议保留六十席;但也有人提议增加议席,从而增加参政空间。

  就参政空间,我要帮助一点,我们很想将香港政制不断扩阔。今日,年青的朋友说需要空间,香港是需要空间,香港是一个不断进步的社会,不进则退。在香港,不同的专业,你们求学的时候,我们「搞」政治的时候,都要不断进步。所以,我很希望○七年、○八年不单只政治硬件扩阔,我很希望政治软件都有加强。

  什么政治软件呢?我们近年来走了两、三步。例如,我们在二○○二年将主要官员如司长、局长由公务员出任变成政治委任,一任五年,与特首共同进退,这(做法)较接近外国的内阁制。

  第二,我们邀请立法会内不同党派的代表添加行政会议,最初有两个,近日有三个。这样加强政府与党派及立法会的联系。

  第三,大家认为司长局长应该可以有政党背景,其实是可以的。现在并没有法律不允许我们有政党背景。例如,唐英年本来属自由党的,去年他出任财政司司长时,他自己决定退党,但原则上这是没有问题的。

  今次我们进行政制检讨公众谘询时,也收到不少意见认为行政长官可以保留政党背景,提议我们应该要检讨这一点。我们在年底前发表的第四号报告会交代全部的意见,大家会再有一段时间讨论。我们希望明年年中社会上基本上可以达成共识,之后,我们便会更改《基本法》附件一、二,及处理本地立法。

  我想谈谈今日大家很关心的「青年论坛」问题。如果好像我刚才所说,增加立法会议席,扩阔空间,让不同政党第二、第三梯队的人士多一些机会争取出线。我看到眼前,你们其实就是香港第四、第五、第六梯队的朋友,十年之后、十五年之后,你们当中便有人出来参政了。今日在台上雄辩滔滔,发言井井有条的年青朋友,将来可能可以出来参选当议员。

  为了进一步加强「政治软件」的培训,我很欢迎「青年论坛」成立。早前,我在电视上看到一套纪录片讲述英国及星加坡的青年议会的运作。英国的青年议会负责人要讨论在某一个区域建造一个skating board ring,一个用作溜冰的游乐场,以作训练花样溜冰之用。他们有资源,要选地点、要谈设计、要辩论、要讨论,最后还要「拍板」做决定。我觉得做「青年论坛」,长远而言,我们应该给予大家一些机会实习如何讨论、行使责任、「拍板」决定和怎样办事。

  所以,今日我带来一个意念,我准备在明年政制事务局的预算内预留二十万元给予「青年论坛」推动任务。但我有一个范围交给大家,就是要和我的政策范围有关,那我才可作这个决定。所以我希望大家考虑一个项目,我将它暂时定名为「认识宪制,建设居民小区」。大家可以做的项目可以多样化,例如多认识国家的宪制、多认识《基本法》之下的制度和在青年组织当中推动大家加深对政制的认识和搜集大家的意见等。我希望大家可以考虑一下,到大家有意见书时,我们可以和大家配合运作,万事起头难,有一个开端是最好的。

  我与蔡医生商量有关「青年论坛」的事情已经好几年。我非常支持「青年论坛」的成立。我对「青年论坛」的基本态度是「青年论坛」是建制的一部份,青年人的意见非常重要。

  我们为「青年论坛」提供一些种子基金(seed financing),目的有两个。第一,是希望让「青年论坛」的任务开展。第二,是提高公民意识,所以我提出了「认识宪制,建设居民小区」这个范围。

  但如何开展「青年论坛」的任务,搞什么项目去提升公民意识,是由你们(「青年论坛」)定,不是由我们(政府)定。我等着收你们的计划书。

(请参阅英文部份的谈话内容。)



二○○四年十一月十三日(星期六)